2021-10-14 05:25

  秋分时节,我们一家三代回归乡下老家的田野,和乡亲们一起分享播种希望的喜悦。这时的田野,一片秋种的繁忙景象。犁地机、播种机、耙耙机、碾压机和一些叫不上名的机械声轰轰隆隆,来回穿梭;满脸堆笑的人们端着麦种,你来我往,补种着地角、旮旯等播不到种的地方。

  “爷爷,麦子为什么在秋天种啊?它到了冬天不怕冷吗?”生长在城市的孙女天真地问我。如今,别说是城里长大的孩子不懂得稼穑之道,就连农村的孩子长大后也是走出乡关上学的上学、打工的打工,懂得稼穑之道的也不多了。这几年滋长的一些“舌尖上”的浪费,与此种原因不能说没有关系。

  我参加工作前,曾在农村正儿八经干过几年庄稼活,对庄稼地里的那些事儿可以说略知一二,便趁机对孙女说:“白露早,寒露迟,秋分麦子正当时。这可是从几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的,早已成为稼穑谚语并形成定式了。现在正值秋分时节,所以麦子就在这个时候种啊。”

  “爷爷,什么叫稼穑谚语呀?”看到孩子好奇、求知的样子,我心中一阵阳光,领她到了一个地头上,蹲下来同她说:“稼穑就是干庄稼活,稼穑谚语就是农民伯伯干庄稼活时经常说的一种固定的话语。”我怕孩子听不大懂,尽量把话变得通俗一些:“稼穑谚语可是我们的祖先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,凭着勤劳和智慧,日积月累总结出来的。别看它带着浑身的泥土味,可是中华民族的传家宝。它在我们的祖先刀耕火种时期开始萌芽,到殷商时期的甲骨文里就有了记载。经过历朝历代的验证、总结和提炼,稼穑谚语日益成熟,已经上升为优秀的传统文化,成为庄稼地里的行动指南,就是科技手段如此发展的今天仍然离不开它。”

  孙女忽闪了几下大眼睛,抢话说:“爷爷,爷爷,还有像种麦子这样的稼穑谚语吗?”我明白小孩子对上述这些来了兴趣,便接着她的话头说:“有,有,这种谚语啊,除了提醒人们种庄稼一定要抓住天时外,如‘种田如救命,节气要抓定’,不然的话‘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’,包括了玉米、小麦、高粱、谷子、地瓜、芝麻等各种庄稼的播种、管理和收获的全过程,海了去了。还是以麦子为例吧。关于种,啥时种上面说了,怎么种?谚语说,‘耕地深一寸,能顶一遍粪’‘秋后不深耕,来年虫子生’‘密三箩,稀三箩,不密不稀收九箩’;关于管,谚语说‘庄稼一枝花,全凭肥当家’‘秋水老子春水娘,浇好春水好打粮’;关于收,谚语说‘芒种麦芒死,夏至见麦茬’‘九成黄、十成收,十成黄、九成收’。其他农作物的种、管、收也都有自己独特的谚语,比如‘清明黍子谷雨谷,立夏忙着种红薯’‘一遍锄头顶遍粪,三遍锄头土变金’‘六月六、看谷秀,七月七、豆花齐,八月八、拾棉花,九月九、棒子地瓜往家收’‘七月核桃八月梨、九月的柿子来赶集’,已经成为农村男女老幼耳熟能详的口头禅。”

  “‘有钱难买五月旱,六月连阴吃饱饭’。在长期的农耕实践中,我们的祖先发现天气对庄稼生长收成有很大的影响,通过对日、月、星、云和动物、昆虫异常动向的反复观测,形成了许多预测风、雨、雹、雪等灾害气象的谚语,用于指导农业生产。预测风的有‘日光胭脂红,无雨必有风’‘北风不受南风气’‘黑云向东,一阵风’‘白天起风白天住,晚上起风刮到树’;预测雨的有‘蜻蜓低飞蛇过道,必有大雨到’‘太阳披蓑衣,明天雨凄凄’‘月亮打黄伞,三天下不完’;预测雹的有‘连雷头顶炸,多半冰雹下’;预测雪的有‘八月十五云遮月,正月十五雪打灯’‘西北阴,雪纷纷’。‘如彼雨雪,先集微霰’,这是《诗经》里的一句诗,意思是说寒冬里气温突然上升,大雪就要来了。另外,还有许多预测晴、阴、云、雾的,用于农家收打、晾晒庄稼。如‘今晚鸡鸭早归笼,明日太阳红彤彤’‘早雾晴,夜雾阴’‘日落云里走,阴在半夜后’。古往今来,尤其是在没有气象卫星等现代化预测设备的古代,祖先们总结的预测天气变化的谚语,可是帮了庄稼人的大忙……”

  小孙女蝴蝶般飞向正在播种的田间,边手舞足蹈,边高声咏唱“白露早,寒露迟,秋分麦子正当时”。她童稚的咏唱声与现代化机械的轰鸣声融合在一起,宛如一首新时代的田园交响曲,荡漾在充满希望的田野,飘向晚霞如丹的天际……

标签: 名人名言